落雨无声

无授权搬运
海盗党
三观不正

一个早晨,我摆在桌子上的山茶花突然落下了一朵。这并不稀奇,早在这朵山茶花还是个花苞的时候就已经注定。于是啪嗒一声,一朵山茶花的一生就结束了。其他的花没有尖叫,她们大概也知道这并不稀奇。不过这朵是幸运的屋外的山茶花的落下没有声音,或许也是有的只是人们听不到罢了。

评论

热度(7)